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美華裔后代談家族移民史緬懷父親:移民的大門值得打開

2019年06月17日 17:10 來源:中國新聞網 參與互動 

  中新網6月17日電 美國僑報網刊文稱,《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網站16日發布了伊萊恩•伍(Elaine Woo)緬懷父親的文章——《我的移民父親會如何處理美國現在的困境?》,通過梳理家族移民歷史,啟發人們思考解決美國移民困境的出路。

  文章摘編如下:

  父親的墓碑上寫著漢字,但其中的大多數我都不認識。作為一個華裔美國人,我只能籠統讀懂上面寫著威爾伯•伍(Wilbur Kuotung Woo),生于中國廣東省牛毛嶺村。

  1919年,父親隨他的父母移民到美國,當時他只有4歲。他小時候的很多時光是在洛杉磯市中心周圍的簡陋房屋中度過的。

  父親在洛杉磯上了小學,那時起他就愛上了棒球,也是在那時,老師給他起了山姆(Sam)的英文名,但他后來自己改了威爾伯(Wilbur)這個名字。也是在洛杉磯,他與我的母親結為連理,盡管二戰讓母親在中國滯留了6年的時間。他們一共孕育了5個孩子,我排行老四,我們較小的3個孩子均在美國出生。

  20世紀50年代,父親與祖父在曾經的City Market建立起了成功的批發業務。20世紀60年代初,父親成為南加州首家華裔開辦的銀行的副總裁。《洛杉磯時報》在20世紀70年代曾稱父親為“華人街領袖市民”。

  可他也曾遭遇種族歧視。

  20世紀40年代,父親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讀書時,西木區(Westwood)沒人愿意把房子租給華人,限制諸多的規定也使得他和母親無法在洛杉磯購置住房。

  父親常會回憶起一件事,當年加州公路巡邏隊(CHP)一名警官曾因為小問題攔下他,但卻在查問中無法相信父親的職業是銀行家。“你是說你是糕點師傅吧”,警官堅持是自己聽錯了(編者注:糕點師傅的英文baker與銀行家banker發音接近)。

  2012年,父親在蒙特利公園市(Monterey Park)的家中與世長辭,享年96歲。每年6月,我們幾個子女都會聚在一起為父親慶祝誕辰,時間恰好在父親節左右。

  而今年,在追思父親的時候,我想到從華盛頓傳出的新聞與父親的努力背道而馳,尤其是移民問題。我在想,父親又會如何應對如今的窘境?

  我們國家的歷史,在很長的時間里,并且從很大程度上來講,都充滿了這樣的爭論,即誰才有資格成美國人。父親對這一討論的貢獻始于1965年,當時他到華盛頓參加全美華人福利會(National Chinese Welfare Council)——這一最早的全國性華人組織召開的一場會議。該組織的要務就是掃除自20世紀20年代就開始的針對中國移民的人口限制令。

  1882年《排華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頒布后的幾十年里,中國人移民到美國倍受限制。1922年,執行的新法規允許每年可以接納的中國移民人數為105人。對于想要拿到美國簽證的中國人來說,這份等待清單長到不可思議。

  我的外婆就曾遭遇了同樣的困境。

  在外公位于加州斯托克頓(Stockton)的工廠因遭遇大蕭條(the Depression)倒閉前,外婆已在加州生活了近20年。1934年,外婆帶著孩子們回到中國,靠家里的土地過活,我的母親與父親就是在那期間認識的。

  二戰后,外婆曾試圖返回美國。盡管她的5個子女都是美國國籍,盡管她的兩個兒子曾為美國戰斗在前線,她仍需要通過排隊等待許久才能回來。

  1950年,母親向時任參議員的尼克松(Richard M. Nixon)請求幫助。尼克松通過簽署一項特殊法案,給外婆發放了“不占名額的移民簽證”。從母親寫信懇求尼克松幫忙到外婆最終回到美國,前后用了兩年的時間。

  外婆的遭遇促使父親加入到移民事業之中。

  1965年,當父親回到華盛頓時,他與參議員泰德•肯尼迪(Edward M. Kennedy)見了面。后者邀請全美華人福利會來參加有關一項重大移民改革法案的聽證會。

  父親將家族的移民故事連夜整理出來,讓議會領袖得以在聽證會上發言時使用。幾個月后,國會全票通過了《1965移民和國籍法案》(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 of 1965),該法案取消了之前基于國籍的移民制度,取而代之的新制度則以申請人的技能和讓家庭成員團聚為重。對中國移民來說,如今的年度移民名額已增至2萬人,與其他國家移民的待遇一樣。

  父親一直為自己能參與這一重大法案的立法感到驕傲。他或許沒有意識到這些改革將給美國社會帶來什么樣的影響,對當時的他來說,那是個事關公正的問題,但1965年的新法案卻為世界各地的人移民來美國打開了大門。

  我知道很多人會說這扇大門如今已經“壞了”(甚至如果父親在世,可能也會這樣說),但我們在是要修葺還是要將其牢牢釘死上意見不一。

  而唯一讓我確定不移的是,這扇門曾為從牛毛嶺來的一位農村男孩打開過,而他也努力讓這一切都變得值得。

【編輯:何路曼】

>華人新聞精選: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致富之地一肖中特